Home
Testimony
Publications
Audio Messages
Photos
Links
Contact

 

         主  頁

         見  證

         文  集

         證  道

         影  集

         連  接

         聯  係

 

   
 

皇冠上的明珠----詩篇第二十三篇啟迪的安全感  
                         
張路加

 我 常 喜 歡 用 「 一 到 十 」 來 對 自 己 迄 今 止 的 人 生 作 一 個 歸 納 。
一 個 蒙 恩 的 罪 人 。 經 歷 兩 次 難 以 忘 懷 的 禱 告 一 次 讓 我 正 重 生 得 救 ; 一 次 讓 我 獻 身 傳 道 。
三 次 的 「 離 開 」 從 江 南 到 東 北 ; 從 中 國 到 德 國 ; 從 德 國 到 美 國 , 可 謂 是 一 個 「 四 海 家」 , 漂 泊 異 的 游 子 。 在 亞 、 歐 、 美 都 住 過 、 生 活 過 , 目 睹 在 這 個 「 五 花 八 門」 的 世 界 上 , 卻 沒 有 讓 人 心 靈 正 安 寧 的 「 人 間 天 堂 」, 各 個 國 家 都 有 的 問 題 和 陰 暗 面 。
實 際 上 , 雖 然 我 們 來 到 了 曾 夢 寐 以 求 的 國 家 , 卻 常 心 神 不 寧、 棋 不 定 , 充 滿 了 「 不 安 全」 的 感 覺。 有 人 形 容 海 峽 兩 邊 的 中 國 人, 一 邊 是 「 都 不 信 」, 一 邊 是 「 都 信 」。 許 多 人 自 己 的 需 要 去 拜 各 樣 的 假 神 , 在 台 灣 , 滿 街 是 偶 像 , 就 是 不 知 道 個 是 神 。 上 海 有 個 玉 佛 寺 , 據 說 太 多 的 人 去 排 隊 燒 頭 香 , 還 有 人 願 意 出 五 百 元 請 人 代 排 隊 的 , 甚 至 出 現 排 隊 專 業 戶 。 由 此 可 見 , 人 們 內 心 充 滿 了 渴 求 神 的 需 要 , 只 是 沒 有 找 到 正 的 救 主 , 處 於 「 六 神 無 主 」 的 境 況 , 心 恍 惚 , 猶 如 波 濤 般 起 伏 , 「 七 上 八 下 」 , 飄 忽 不 定。
特 別 是 我 , 還 曾 「 九 死 一 生 」 ─ ─ 迄 今 經 歷 過 三 次 必 死 的 車 禍。 最 近 的 一 次 , 我 在 高 速 公 路 駕 車 行 駛 途 中 , 後 面 車 輛 飛 速 駛 來, 我 即 刻 閃 , 所 幸 未 被 撞 到 。 可 是 車 卻 失 去 控 制 , 從 三 層 樓 高 的 山 上 翻 滾 下 去 , 車 子 得 面 目 全 非 , 我 卻 還 居 然 活 著 從 車 裡 爬 出 來, 毫 髮 無 傷 。 人 生 就 是 這 樣 , 變 幻 莫 測 , 始 終 處 於 惴 惴 不 安 的 動 蕩 之 中。
然 而 , 我 要 感 謝 神 , 通 過 耶 基 督 給 我 十 全 十 美 的 救 恩 。
經 驗 告 訴 我 們 , 「 安 全 感 」 問 題 常 常 縈 繞 在 我 們 的 心 頭 。 尤 其 是 居 住 海 外 的 華 人 , 總 覺 得 安 全 感 離 我 們 很 遙 遠 , 一 直 有 不 確 定 的 感 覺 。 我 有 一 位 朋 友 在 科 技 的 天 堂 ── 矽 谷 工 作 , 事 業 很 成 功 。 然 而 , 他 對 人 生 下 的 結 論 卻 是 千 辛 萬 苦 , 虛 無 縹 。 因 而 聖 經 說 , 日 光 之 下 的 人 生 盡 都 虛 空 ! 人 生 好 像 捕 風 捉 影 。 沒 有 安 全 感 , 不 是 因 沒 有 綠 卡 , 也 不 是 因 沒 有 學 問 , 更 多 的 人 乃 是 獲 得 了 太 多 之 後 , 依 然 如 此 。 正 的 安 全 感 從 何 而 來 呢 ?

安 全 感 明 珠 閃 耀
我 最 喜 歡 詩 篇 第 二 十 三 篇 , 也 被 許 多 人 稱 聖 經 眾 詩 篇 中 「 皇 冠 上 的 明 珠 」 。
第 一 次 聽 到 這 篇 詩 篇 是 在 我 五 歲 多 時。 那 時 候 , 文 革 剛 開 始 不 久 , 我 們 家 正 猶 如 「 山 雨 欲 來 風 滿 樓 」 的 光 景 , 父 母 都 因 信 仰 而 即 將 面 臨 逼 迫 , 成 日 被 迫 「 寫 交 代 」 。 可 是 在 一 個 深 夜 , 我 被 他 們 的 歌 聲 唱 醒 了 , 正 是 這 首 用 中 國 調 唱 的 詩 篇 第 二 十 三 篇 。 他 們 一 遍 遍 輕 聲 唱 著 , 黑 夜 中 仿 佛 流 動 著 一 股 泉 , 又 好 像 一 雙 無 形 的 巨 手 在 撫 慰 著 我 們 的 心 靈 。 從 此 , 這 首 詩 歌 就 深 深 地 烙 印 在 我 的 腦 海 裏 。

要 訣 之 一方 向 和 依 靠
「 耶 和 華 是 我 的 牧 者 」 ── 人 生 獲 得 安 全 感 最 重 要 的 秘 訣 是 要 有 方 向 和 依 靠 。 想 要 獲 得 正 的 安 全 感 , 首 先 必 須 楚 人 生 的 方 向 以 及 得 著 人 生 正 的 依 靠 。
1968年 , 我 的 小 表 要 下 隊 。 那 天 , 我 跟 著 家 人 到 火 車 站 去 送 。 眼 看 好 不 容 易 上 了 火 車 , 大 行 李 也 拖 了 上 去 。 正 在 火 車 快 起 動 時 , 卻 又 慌 慌 張 張 地 從 車 廂 裏 衝 下 來 , 原 來 上 錯 了 火 車 , 這 班 車 是 去 相 反 的 方 向 。 我 們 的 人 生 也 是 這 樣 , 光 忙 著 上 火 車 、 搶 座 位 , 卻 沒 有 留 意 這 列 人 生 列 車 到 底 去 向 何 方 ? 人 生 的 意 義 和 方 向 究 竟 在 裏 呢 ? 耶 和 華 是 我 們 的 牧 者 。 原 來 , 方 向 從 而 來 , 由 確 定 。 因 的 存 在 才 有 萬 物 的 存 在 , 只 有 耶 和 華 才 定 規 我 們 人 生 的 正 方 向 。
「 牧 者 」 是 領 導 , 能 提 供 幫 助 。 舊 約 有 一 個 大 力 士 叫 參 孫 , 當 他 與 神 切 斷 關 係 後 , 就 落 在 敵 人 手 裡 。 非 利 士 人 對 他 做 了 三 件 事 一 是 去 眼 睛 , 讓 他 無 法 看 見 。 二 是 用 鐵 鏈 鎖 住 , 使 他 失 去 自 由 。 但 最 可 怕 是 第 三 件 , 讓 他 成 天 推 磨 。 「 推 磨 」 即 起 點 也 是 終 點 , 若 是 生 命 沒 有 方 向 , 就 是 團 團 轉 。 今 天 , 人 類 的 光 景 正 是 看 不 見 、 沒 自 由 、 無 方 向 。
同 時 , 人 生 還 需 要 依 靠 。 然 而 , 正 的 依 靠 在 裏 呢 ? 俗 話 說 , 天 有 不 測 風 雲 , 人 有 旦 夕 禍 福 。 時 間 、 歲 月、 環 境 、 生 老 病 死 等 都 會 改 變 我 們 , 而 唯 有 永 不 改 變 的 神 才 是 我 們 正 的 依 靠。

要 訣 之 二確 定 和 滿 足
「 我 必 不 至 缺 乏 」 ──沒 有 人 生 中 的 確 定, 我 們 就 不 會 有 安 全 感 。 可 是 , 事 實 上 我 們 人 生 充 滿 了 許 多 不 確 定 , 以 至 連 我 們 講 話 也 是 常 常 會 用 「 如 果 」 、 「 可 能 」 、 「 或 者 」 、 「 也 許 是 」 、 「 大 」、「 差 不 多 」 等 。 大 衛 只 有 在 神 那 裏 才 得 到 這 種 確 定 , 從 而 他 能 說 「 我 必 不 至 缺 乏 」 , 他 的 人 生 經 歷 也 印 證 了 這 一 點 。
我 們 不 但 需 要 確 定 , 也 需 要 有 正 的 滿 足 。 中 國 人 說 知 足 者 常 樂 。 雖 然 道 理 都 , 卻 沒 有 辦 法 表 現 出 來, 因 無 法 滿 足 。 比 如 家 境 已 經 不 錯 了 , 但 若 遇 到 以 前 大 學 的 同 學 , 也 許 他 的 房 子 更 大 , 車 子 更 新 , 收 入 更 多 , 就 會 跟 人 家 攀 比 , 比 來 比 去 , 越 比 越 不 痛 快 , 越 比 越 感 到 失 敗 , 就 是 不 滿 足 。 由 此 , 唯 有 正 地 認 識 生 命 的 主 , 心 靈 得 到 正 的 滿 足, 才 會 體 認 到 短 暫 的 人 生 。 其 實 , 「 不 致 缺 乏 」 就 足 了 。 這 樣, 「 安 全 感 」 才 有 根 基。

要 訣 之 三 意 義 和 目 標
使 我 臥 在 草 地 上 , 領 我 在 可 安 歇 的 水 邊 。 使 我 的 靈 魂 甦 醒 , 自 己 的 名 引 導 我 走 義 路 。 」 ──人 生 正 的 意 義 是 什 ? 若 想 正 明 白 人 生 的 意 義, 首 先 心 靈 需 要 「 臥 」 , 靈 魂 需 要 甦 醒 。 通 常 , 我 們 正 好 相 反 , 快 行 動 ! 成 天 忙 得 團 團 轉 , 結 果 往 往 是 該 做 的 沒 有 做 , 不 該 做 的 命 做 。 聖 經 導 說 : 敬 畏 耶 和 華 是 智 慧 的 開 端 。 此, 我 們 需 要 讓 心 靈 有 「 臥 」 的 時 間 , 去 禱 告 , 去 尋 求 神 , 求 神 帶 領 一 天 的 道 路 , 走 在 當 行 的 路 上 , 「 先 臥 後 行 」 , 靈 感 、 智 慧 是 從 上 帝 而 來 的 , 只 有 才 能 正 幫 助 我 們 。
每 天 醒 來 , 首 先 看 見 神 在 我 們 身 上 的 旨 意 是 什 ? 「 因 萬 有 都 是 本 於 , 倚 靠 , 歸 於 , 願 榮 耀 歸 給 。 」 ( 羅 十 一 36) 其 中 , 「 本 於 」 代 表 我 們 生 命 的 起 源 ; 「 依 靠 」 表 明 我 們 生 命 存 活 的 方 式 ; 「 歸 於 」 表 明 我 們 生 命 的 結 局 , 而 「 榮 耀 」 則 指 出 我 們 生 活 的 意 義 。 認 識 神 的 人 , 靈 魂 才 正 甦 醒 。
世 人 何 等 可 憐 , 因 不 認 識 神 , 就 無 法 正 了 解 人 生 的 意 義。 朝 的 宣 統 , 雖 然 已 貴 皇 帝 , 可 是 還 不 明 白 生 活 的 意 義 和 目 的 何 。 他 寫 了 一 首 詩 「 未 曾 出 生 誰 是 我 , 出 生 之 後 我 是 誰? 來 時 糊 塗 去 時 迷 , 空 在 人 間 走 一 回 。 」 人 生 連 「 我 是 誰 ? 」 且 沒 有 答 案 , 如 何 從 人 生 中 找 到 正 的 意 義 呢 ?
還 有 一 首 流 行 歌 曲 叫 「 落 淚 的 戲 子 」 , 歌 詞 大 意 是 我 戴 上 面 具 , 走 上 人 生 舞 台 , 演 那 我 不 想 演 的 角 色 。 最 終 , 抹 一 把 眼 淚 從 舞 台 上 下 來 , 已 經 兩 鬢 發 白。 其 實 , 不 藉 著 耶 穌 基 督 , 沒 有 人 能 真 正 明 白 道 路 、 真 理 、 生 命 。 揭 示 人 生 的 奧 秘 , 明 白 人 生 的 目 的 , 唯 有 依 靠 神 的 啟 示 。 靈 魂 甦 醒 了 , 才 能 走 前 面 的 道 路 。
靈 魂 需 要 甦 醒 , 最 重 要 的 是 認 識 自 己 的 本 相 , 承 認 是 罪 人 。 上 世 紀 二 十 年 代 , 我 的 外 公 從 安 徽 老 家 到 上 海 , 那 時 上 海 被 稱 為 「 冒 險 家 的 樂 園 」 。 一 個 年 輕 人 本 想 施 展 一 番 , 不 料 一 下 子 就 碰 壁 , 上 海 話 不 會 講 , 工 作 也 找 不 到 。 一 次 , 他 去 應 試 招 工, 誤 打 誤 撞 進 了 洋 行 。 掃 地 擦 桌 子 , 一 幹 就 是 五 年 。 後 來 , 慢 慢 爬 , 升 到 中 方 的 副 總 經 理 。 從 此 , 他 開 始 買 賣 房 地 產 、 大 抄 股 票 。 人 就 是 這 樣 , 一 無 所 有 時 就 很 自 卑 , 一 旦 有 點 成 就 便 很 驕 傲 。 我 媽 說, 那 時 外 公 很 少 回 家 , 而 一 旦 回 到 家 裏 , 常 常 大 發 雷 霆 , 摔 碗 扔 盤 。 孩 子 們 躲 都 來 不 及 , 像 耗 子 見 到 貓 , 所 有 都 是 他 有 理 。
一 天 , 有 群 青 年 敲 門 , 說 : 「 先 生 , 我 們 為 你 唱 首 詩 歌 , 再 唸 一 節 聖 經 。 」 這 些 年 輕 人 看 上 去 很 奇 怪 , 每 人 穿 件 T 恤 衫 , 上 面 寫 著 幾 個 大 字 「 我 是 罪 人 」 。 外 公 頗 為 詫 異 ,個 個 都 好 好 的 , 怎 麼 成 了 罪 人 ? 他 們 站 在 門 口 唱 完 歌 , 唸 完 一 段 聖 經 , 便 道 謝 告 辭 。 外 公 正 要 關 門 , 看 到 轉 身 離 去 的 年 輕 人 , 背 上 寫 著 「 你 也 是 罪 人 」 的 大 字 , 便 馬 上 喊 住 他 們 說 , 怎 麼 我 也 是 罪 人 ? 要 他 們 講 清 楚 , 年 輕 人 便 進 屋 給 他 解 釋 。
很 奇 妙 的 是 那 天 晚 上 , 外 公 躺 下 睡 覺 , 那 幾 個 「 你 也 是 罪 人」 的 字 又 再 次 在 眼 前 晃 動 , 這 是 他 最 不 能 接 受 的 。 憑 本 事 , 好 不 容 易 拼 到 了 今 天 這 個 地 步 。 然 而 , 夜 深 人 靜 , 聖 靈 真 正 光 照 時, 他 想 到 自 己 過 去 所 做 的 生 意, 所 賺 的 每 一 分 錢 不 都 是 乾 淨 的, 不 都 能 使 自 己 的 良 心 真 正 得 以 平 安 。 突 然 , 他 感 到 自 己 實 在 是 個 罪 人 。 直 到 有 一 天 , 他 參 加 了 宋 尚 節 博 士 佈 道 會 之 後 , 整 個 生 命 完 全 得 到 改 變 。
那 天 回 到 家 中 , 他 讓 全 家 人 吃 完 飯 不 要 走 , 向 孩 子 們 一 個 個 地 道 歉 。 告 訴 大 家 , 他 得 到 了 真 正 的 生 命 。 從 此 , 外 公 不 再 做 生 意 , 特 別 是 到 監 獄 去 傳 福 音 。 正 像 彼 得 對 主 說 的 , 我 們 不 跟 從 你, 還 跟 從 誰 ? 外 公 突 然 認 識 到 人 生 的 真 正 意 義 。 後 來 , 他 的 生 活 也 有 很 大 的 變 化 , 因 為 經 常 施 捨 , 經 濟 變 得 捉 襟 見 肘 , 甚 至 到 了 最 後 , 幾 乎 一 無 所 有 。 然 而 , 世 局 變 遷 , 五 十 年 代 , 外 公 過 去 的 許 多 商 界 朋 友 對 他 說 , 你 是 無 產 階 級 了 , 我 們 這 下 子 可 慘 了 !
這 使 我 聯 想 到 小 時 候 , 正 值 文 革 期 間 , 我 常 會 在 路 邊 垃 圾 箱 裏 看 到 一 些 紅 木 傢 俱 , 甚 至 很 多 珍 珠 、 首 飾 等 。 那 些 人 甚 至 都 不 敢 在 白 天 扔 , 只 能 偷 偷 地 在 半 夜 裡 扔 。 那 時 , 人 們 突 然 發 現 這 些 財 寶 變 得 好 像 毒 蛇 一 樣 , 你 避 之 都 唯 恐 不 及 。 原 來 生 命 的 意 義 和 目 的 並 非 建 築 在 身 外 之 物 上 的 。

要 訣 之 四﹕安 慰 和 得 勝
「 我 雖 然 行 過 死 蔭 的 幽 谷 , 也 不 怕 遭 害 , 因 為 你 與 我 同 在。」 ── 人 人 都 需 要 安 慰 , 當 我 們 在 「 死 蔭 的 幽 谷 」 時, 如 果 知 道 只 不 過 是 「 行 過 」 而 不 是 停 留 在 那 裏 , 這 就 足 以 安 慰 我 們 了。 我 們 都 有 坐 火 車 的 經 驗 , 若 經 過 隧 道 , 小 孩 會 很 害 怕 , 但 成 人 不 會 , 黑 暗 終 將 過 去 , 光 明 就 在 前 頭 。 雖 然 , 短 暫 的 人 生 會 有 苦 難 , 但 在 神 的 裏 面 卻 有 永 遠 的 平 安。 其 次 , 安 慰 來 自 那 裏 說 的 「 死 蔭 」 , 英 文 意 即 「 陰 影 」 。 我 們 面 對 的 不 是 死 亡 的 實 體 , 只 是 死 亡 的 陰 影 而 已。
世 人 最 大 的 恐 懼 是 死 亡 , 但 基 督 在 十 架 上 已 經 戰 勝 死 亡 , 勝 過 了 死 亡 的 權 勢 , 基 督 徒 無需 再 懼 怕 死 亡 。 當 然 , 在 「 死 蔭 的 幽 谷 」 中 , 最 大 的 安 慰 乃 是 神 說 , 我 與 你 同 在 。 我 們 不 是 一 個 人 經 歷 風 暴 和 苦 難 , 而 是 神 在 , 祂 看、 祂 知 、 祂 聽 、 祂 同 行 , 祂 的 慈 愛 和 信 實 永 遠 不 會 改 變 。
「 在 我 敵 人 面 前 , 你 為 我 擺 設 筵 席 , 你 用 油 膏 了 我 的 頭 , 使 我 的 福 杯 滿 溢 。 」── 我 們 的 敵 人 是 誰 ? 最 大 的 敵 人 是 自 己。 很 可 怕 , 也 很 可 惡 。在 洛 杉 磯 , 天 天 有 賭 場 的 車 在 招 徠 客 戶, 不 但 免 費 運 送 , 還 奉 送 十 元 、 二 十 元 給 每 個 上 車 的 人 。 有 人 認 為 , 白 拿 十 元 也 不 錯 , 不 賭 就 行 了 。 然 而 , 最 終 血 本 無 歸 , 賭 到 傾 家 蕩 產 。 賭 場 知 道 人 心 就 是 貪 。 保 羅 就 說 過 , 立 志 行 善 由 得 我 , 行 出 來 卻 由 不 得 我 。 真 所 謂 「 江 山 好 改 , 秉 性 難 移 」 。 怎 樣 才 能 真 正 戰 勝 老 我 這 個 仇 敵 呢 ? 唯 有 真 正 不 會 犯 罪 、 從 天 上 來 的 新 生 命 才 能 勝 過 它 。 感 謝 主 ! 這 是 我 的 經 歷, 也 是 基 督 徒 共 同 的 經 歷 。

要 訣 之 五 ﹕永 恆 和 盼 望
「 你 用 油 膏 了 我 的 頭 , 使 我 的 福 杯 滿 溢 。 我 一 生 一 世 必 有 恩 惠 慈 愛 隨 著 我 , 我 且 要 住 在 耶 和 華 的 殿 中 , 直 到 永 遠 。 」 ── 耶 穌 說 , 我 來 了 , 為 要 叫 羊 得 生 命, 並 且 得 的 更 豐 盛 。 主 不 但 要 用 聖 靈 的 油 來 膏 抹 我 們, 且 讓 我 們 福 杯 滿 溢 , 成 為 別 人 的 祝 福 。
記 得 我 小 時 候 學 雷 鋒 , 為 了 老 師 表 揚 , 做 點 好 事 , 想 在 路 上 揀 錢 , 偏 偏 又 揀 不 到 , 就 偷 了 父 親 刮 鬍 子 的 刀 片 , 走 在 人 行 道 上, 乘 人 不 注 意 時 , 扔 在 地 上 , 走 了 幾 步 又 回 去 揀 起 來 。 然 後 , 交 給 交 通 民 警 , 希 望 能 聽 到 表 揚, 誰 知 他 理 都 不 理 。 把 我 氣 壞 了 , 還 白 白 地 損 失 了 一 把 刀 片 。 那 是 「 做 作 」 的 生 命, 不 是 一 個 滿 溢 的 生 命 。
反 之 , 若 是 有 神 的 生 命 , 就 會 自 然 流 露 出 來 。 「 滿 溢 」 就 是 自 然 「 溢 」 出 來 。 世 人 則 以 各 種 辦 法 去 做 好 事 來 證 明 自 己 是 個 好 人 。 而 基 督 教 的 觀 點 正 好 相 反 , 正 是 因 信 稱 義 , 義 人 的 生 命 在 裏 面 , 才 必 定 會 行 出 善 事 ──信 心 的 果 實 出 來 。
沒 有 永 恒 和 盼 望 , 就 沒 有 安 全 感 。 這 是 大 衛 個 人 的 見 證 。 他 的 人 生 有 起 有 伏 ﹕ 放 羊 時 , 身 處 各 種 戰 役 和 動 亂 , 遭 遇 許 多 危 難 和 失 敗 , 經 歷 多 少 人 生 坎 坷 。 然 而 , 神 的 恩 、 神 的 愛 , 一 天 也 沒 有 離 開 過 。 甚 至 在 他 遭 遇 人 性 的 失 敗 時 , 神 還 用 杖 、 竿 來 引 導 他。 管 教 本 出 於 神 , 而 神 所 愛 的 祂 必 管 教 。
基 督 徒 的 人 生 , 因 為 慈 愛 的 上 帝 , 因 為 祂 的 許 可 , 讓 一 些 事 情 發 生 在 我 們 身 上 , 目 的 要 讓 我 們 真 正 得 以 完 全 。 大 衛 真 正 體 認 到 , 住 在 耶 和 華 的 殿 中 , 就 是 住 在 神 的 慈 愛 之 中 , 住 在 聖 靈 當 中, 才 能 有 存 到 永 恒 的 生 命, 也 因 而 帶 出 我 們 真 實 的 盼 望來 。
我 的 父 親 自 幼 因 他 的 父 母 早 逝 而 成 了 孤 兒 。 從 小 , 由 比 他 大 八 歲 的 姊 姊 一 手 帶 大 。 等 姊 姊 成 家 後 , 他 就 外 出 打 工 , 在 皮 匠 家 裏 作 學 徒 。 但 是 , 每 次 想 到 疼 愛 他 的 姊 姊 , 心 裡 就 很 甜 蜜。 一 天 夜 晚 , 父 親 下 工 回 來 , 剛 躺 下, 突 然 姊 姊 出 現 在 身 邊 。 他 清 清 楚 楚 聽 到 姊 姊 對 他 說 ﹕「 弟 弟 , 弟 弟 , 你 不 能 再 靠 我 了 ! 」 果 然 , 第 二 天 下 午 收 到 了 加 急 電 報 ﹕ 姊 姊 病 危 , 急 速 返 回 。等 他 坐 船 趕 到 , 姊 姊 已 經 故 世 。 父 親 悲 痛 欲 極 , 當 場 暈 倒 。 醒 來後 , 聽 到 的 第 一 句 話 是 「 你 姊 昨 晚 斷 氣 」 。 父 親 說 ﹕ 我 知 道, 姊 姊 已 經 來 過 了 ! 那 時 , 他 雖 還 不 認 識 耶 穌 , 卻 知 道 原 來 人 是 有 靈 魂 的。
之 後 , 父 親 決 意 趕 赴 杭 州 , 在 他 父 母 的 墳 墓 上 自 殺 。 豈 料 , 途 中 遇 到 一 位 老 奶 奶 , 給 他 傳 福 音 。 這 是 父 親 第 一 次 聽 到 耶 穌 , 從 此 不 僅 救 了 父 親 的 性 命 , 也 改 變 了 他 的 生 命 。
父 親 告 訴 我 , 沒 有 耶 穌 , 就 沒 有 他 的 今 天 。 在 世 上 , 我 們 的 人 生 有 多 少 坷 坷 坎 坎 , 靠 自 己 的 力 量 又 多 麼 有 限 , 始 終 生 活 在 不 安 全 之 中 。 但 是 , 當 我 們 有 了 生 命 的 主 , 便 有 方 向 和 依 靠 , 也 有 目 標 和 安 慰 , 更 有 永 恒 和 盼 望 。
安 全 感 何 處 尋 ? 一 切 都 從 認 識 耶 和 華 ─ ─我 們 的 牧 者 開 始 , 你 願 意 來 嘗 試 嗎 ?

 

 

(發表於〈使者雜誌〉2004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