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estimony
Publications
Audio Messages
Photos
Links
Contact

 

         主  頁

         見  證

         文  集

         證  道

         影  集

         連  接

         聯  係

 

   
 

                            

出師未捷身先衰

  ──透視中國中青年的職業枯竭現象

            文/張路加  

  

職業枯竭症

叮鈴鈴一陣長長的電話鈴聲,將在辦公室沙發上和衣而臥,熬了一整夜剛闔眼的小吳驚醒,又開始了他拼博的一天。

28歲的他,是北京一家日報的記者,工作兩年來,熬夜趕稿、四處奔波、黑白顛倒的無序生活,對他和他的同事們來說已是家常便飯。高強度的工作節奏和高負荷的腦力運轉,使得不到三十歲的他,眼睛滿佈血絲,嘴唇出現暗紫,看上去已是臉色蒼白,虛弱不堪。

事實上,今天的中國大陸,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和工作競爭壓力的加劇,在中青年族群中,特別是在城市中的知識階層和白領人士中間,越來越多的人正因拼命工作、努力賺錢,而透支著健康。起早貪黑,晨昏顛倒的淘金生活,使得這些本當神清氣爽、身強力壯的中青年,出現了嚴重的身心俱疲即所謂職業枯竭現象。

先用命換錢

一切向錢看的經濟大潮,漫捲著今日的神州大地。當有錢就是成功的人生哲學,被大多數國人奉為圭臬,不少的青年便步入誤區,即認為成功的人生就是博命賺錢,必須想盡辦法掘得第一桶金四十歲以前先努力用命換錢,四十歲以後再拿錢續命,成了青年白領聊以自慰的口號。

這些新知青(新一代的知識青年),通常在早上8時起床後(一般不吃早飯),一路衝到公司,對著電腦一坐就是一上午,同時邊接電話,邊一杯接一杯地喝濃咖啡提神。

中午吃個便當,或是一碗方便麵。下午則繼續忙碌。晚上多半加班加點,或是連續不斷的應酬,與客戶喝酒、泡吧、打麻將、談生意。往往要到深更半夜才回家,有時甚至幾天幾夜不睡覺。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是吃得比豬少,幹得比牛多,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雞早

他們的雙休日,要麼前往各類專科班充電,要麼在單位加班。許多人總覺得自己忙得沒時間,三過父母家門而不入,正常的人際交往和感情生活,也被工作賺錢所取代。只能自嘲只與電腦談戀愛嫁給了工作。箇中的極端者們甚而不談戀愛直接上床,迅速結婚飛快離婚

這種不良的生活方式,也使得他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據統計,中國死亡率最集中的年齡段,目前是30-50歲,高級知識分子人群的平均壽命僅為58歲。而且很多人有頸椎增生、骨質疏鬆、微量元素缺乏、脂肪肝等等疾病。

一方面是生活方式的不健康,另一方面是生活壓力的無法排遣。由于就業壓力的增大,新知青們首先需要過關斬將爭奪工作機遇。然後又唯有拼命工作,以提昇自己的不可替代性。

如此活在強烈的不安全感中,導致許多人夜不成寐,輾轉難眠。不久前,北京市衛生局的健康睡眠諮詢活動中,35歲以下的諮詢者竟佔了40%。如此的活法,不累倒也得壓垮,顯性和隱性的疾病正使得他們漸漸成為被壓垮的一代

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金錢是萬萬不能的! 身体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金錢故,兩者皆可拋!這些如今流行的順口溜,實實在在地揭示出,許多人已經到了要錢不要命的地步!

49歲現象

早在20多年前,著名光學專家蔣筑英因積勞成疾,43歲便與世長辭,引起社會的一片嘆息。然而,20年後的今天,蔣筑英式的悲劇還在不斷重演。單單近十年來英年早逝者,就包括了從數學家張廣厚到作家路遙、音樂家施光南等一大批才華橫溢的知識分子,他們都在50歲上下撒手人寰,倒在了人生和事業的顛峰上面。

此種情形發生之頻繁,被戲稱為中年知識分子的49歲現象,也有人稱之為中國式早逝。令人不禁扼腕嘆息!

最近中國國家体制改革委員會公佈的一個專項調查結果表明,中國知識分子的平均壽命僅為58歲,低于全國平均壽命10歲左右。

近日一份跟蹤了近十年的知識分子健康調查顯示,北京知識分子平均壽命,從十年前的58-59歲下降至調查時期的53-54歲,更比第二次全國人口普查時北京市平均壽命75.85歲下降了近20歲。而上海地區,死亡的科技人員中,有15.6%是早逝于35-54歲的年齡段。

心、腦血管疾病是知識分子健康的頭號殺手,過勞是中年知識分子的普遍現象。長期的超負荷工作,精神一直處于緊張狀態,當累積疲勞到一定程度時,就會難以消除而進入病態疲勞,形成疲勞綜合症,嚴重的會導致過勞死

過勞職業枯竭的主要症狀表現為:身体疲勞、情緒低落、創造力衰減、價值感降低、人性化淡漠、易產生攻擊性行為等。北京師範大學心理系教授許燕提醒,當某人出現精力不濟、極度疲乏,以及失眠、頭痛、背痛、腸胃不適等綜合症狀時,就是極有可能是患上了職業枯竭

從統計上來看,中國的中年知識分子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累倒的一代職業枯竭成了知識分子的流行病。

怎樣操下去?

中青年知識分子的中國式早逝以及普遍化的職業枯竭,有人歸結為和他們同時面臨的兩個致命的轉型期有關,即社會轉型身体轉型。社會轉型使他們感到前所未有的衝擊和焦慮,而身体轉型則使他們在重壓下心有餘而力不足,最後疾病纏身而轟然倒下。

今天的中國,經濟化浪潮中閃現的千載難逢的淘金機會讓無數人怦然心動,奮不顧,其中作為站在風口浪尖第一線的知識分子和白領階層,若沒有警覺到獲利同時所要付出的各方面的代價,自是首當其衝,成了這波流行病的最大的犧牲者了。

如果說知識分子是中國的脊樑,中青年知識分子更撐著中國的明天,那麼要呼籲的是:趕快設法拯救這根脊樑!

兩千多年前,耶穌對著一班聽他講道的門徒,語重心長地說出了一句話: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太》1626)。

中國的知識分子啊,你聽到了嗎?

主要閱讀參考資料:

1.張偉:〈中國中青年職業枯竭嚴重〉,《中國青年報》,2004.8.15

2.〈職業枯竭緣何成了流行病〉,搜狐文化頻道,2004.8.16

3.張末:〈中國青年,要錢不要命?〉,《中國青年報》,2004.10.21

4.李徑宇:〈中國知識分子,累倒的一代〉,《中國新聞周刊》,2004.4.9

作者來自上海,現為播種者國際協會中國事工部負責人。

(載《舉目》2005年十七期)